当前位置:主页 > F地生活 >琼瑶:面对平家子女们对父亲的爱,我含泪投降 >

琼瑶:面对平家子女们对父亲的爱,我含泪投降

我忽然想起,当鑫涛猛烈追求我的时候,居然对我说过一句话:「请你等我,我在三个孩子长大之前,不会离婚!」

「谁会等你?」我回答说:「你就该回到你的家庭里去,好好爱护你的孩子,不要来骚扰我,让我过自己的日子!」

他用坚定的语气说:「不行!我会纠缠妳一生一世,也会爱护我的儿女,直到儿子15岁,能够了解感情、了解我的苦衷时,我才能谈离婚!」

那年,他儿子只有五岁!

我说:「请你回你的家,千万不要离婚,我有我的自由和人生,我们各自尊重!」

结果,他真的纠缠我到我无路可逃,也真的在儿子15岁那年才离婚。他离婚后,我正过着很自在的单身生活,随他怎样求婚,我就是不答应。他依旧打死不退,三年后,才终于娶到我!这漫长的16年,有很多椎心刺骨的故事。简单的说,就是「他追我逃」的经过。每当我逃到他无可奈何的时候,他就是有本事,让我所有的好友们、闺密们⋯⋯都来帮他当说客。我友范思绮,还曾为了他,在我面前感动到落泪,哭着对我说:「琼瑶,如果你捨弃鑫涛,我永远不会原谅妳!有人如此爱妳,妳怎能不珍惜?委屈一点又怎样?还拚命逃走?」

有时,我回想起来,对那个既不能不爱我、又不能不爱儿女的他,心里是有点佩服的。他冒着失去我的危险,也要对三个儿女负责!我一直对于亲情很重视,这个男人的感性和毅力,注定是我命里的「魔咒」!

话说回头,那夜,又是一个无眠的长夜,我想了很多很多,思想凌乱而杂沓,穿越在我们相遇后的五十几年中。最后,我的思想集中了!我想,三个儿女立场一致,如此坚定,可见他们对鑫涛的爱有多幺深!我,是不是有权利剥夺儿女们对父亲的爱呢?如果我执意不插管,会不会造成三个儿女心头永远的痛?易地而处,我是不是也想给父亲一个机会?我动摇了!天亮时,我再发了简讯给他的二女儿,我写着:

「现在我知道你们的意思,爱有很多种,我相信你们也是爱爸爸,我含泪投降了!不过,你们三兄妹要在场,既然要插,越快越好!」

第二天是星期天,我们陈家的人到齐,鑫涛的三个儿女也都来了。明知星期天主治医生和住院医生都不在,我却很怕我会后悔,又不肯插了!依然决定立刻帮鑫涛插管。在找医生插管前,我先到了鑫涛的床边,在他床前坐下,我握住他的手,看着他阖拢的眼睛,明知道他是没有意识的,明知道他听不到,我却当着他的三个儿女,对他说了一大篇话:

在我说这段话时,鑫涛一度睁开眼睛,嘴里的呻吟也加大了,我们的眼光彷彿对焦,可是,这点电流立刻就不见了。他再度闭上眼睛,对我置之不理。我的心在滴血,我知道他不要这样活着,我知道,我知道,我知道!我知道我背叛了他!可是我无可奈何啊!我抱住他的头,开始在他耳边一连串的说着:

「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!对不起⋯⋯」说了起码100个对不起。

这时,琇琼把面纸递给我,我转头看她,说:「我没哭!眼泪早已流乾了!在此时此刻,眼泪也太不值钱!我现在要去找医生帮他插管,我不放心护士的技术!我要去找一个让他不痛就能插好的医生!」

我起身,淑玲、琇琼陪着我,我真的找到了值班医生,我请他帮鑫涛插管,告诉他上次插了四次才成功的事。

他说:「失智的人会本能的反抗,所以要靠一点运气才能成功!我尽力吧!」

我双手合十,对他拜了拜。于是,他带着护士,準备了插管的器具,进入鑫涛的病房,而我,不忍看他插管的情形,我和淑玲到楼下卖场去走了一圈,我心里各种情绪,已经纠结成一团乱麻。我脑中有无数的声音在对我吶喊:「背叛!凶手!如果他成了卧床老人,就是妳害的!谈什幺牺牲?谈什幺挚爱?妳只是一个懦夫!妳成了逃兵,在他最需要妳的一刻,妳撤退了!」

我脑中的声音,像雷鸣般震痛了我的脑袋和我的心。

等到我和淑玲回到鑫涛的病房,鼻胃管已经插好了,医生也离开了。鑫涛呻吟着,正试图扯掉鼻子上的「异物」,哈达拉着他的手压制着他。我看向鑫涛的三个儿女,他们个个都满意了。

我走到床边,低头看鑫涛,忽然,我觉得我和鑫涛之间,那漫长的五十多年,始终有条繫得紧紧的线,让我们分不开,也逃不掉,现在,这条线已经不见了!他不再爱我了,我,不是在他失智时失去他的,是在我背叛他时失去他的!我再也感觉不到他的爱,他的温柔,他的体贴!五十几年的相知相许,在此刻化为轻烟,不用等到他离开这世界,我就已经失去了他!

我转身离开了床边,我对琇琼说,我要出去透透气。我走出了那间病房,向电梯的方向走去。心里,在默默的、坚定的说着:

写于可园//鑫涛住院425日

延伸阅读邀请全华人思考生命这齣戏如何谢幕——专访琼瑶谈新书《雪花飘落之前》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雪花飘落之前:我生命中最后的一课》,天下文化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琼瑶

这堂课的导师,是她最爱的人。说起爱与梦,她比谁都感性多情谈起生死善终,她展现出坚定透彻的温柔智慧琼瑶:「如何面对死亡,和接受死亡,是我正在学习的课程。这堂课是用我的生命和全部感情在学习,面对的是此生最挚爱的人。」这本书就像剥开我遍体鳞伤的痂,打字时打到心碎,我就这样忍着痛楚,完成了这部在我生命里,最特别、最重要的书!这本书是一对恩爱的老夫老妻,如何面对「老年」、「失智」、「插管」、「死亡」的态度,是我生命中「不可承受之重」!

重量级国宝作家琼瑶,毕生书写爱、颂讚爱,更倾尽生命智慧实践大爱!她以生命凝鍊、以义愤提笔,在年近八旬之际完成「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本书」。笔下有不忍,有沉痛,更有深刻的哲思,叩问「老」、「病」、「死」,以及「爱」的真义。伤情至深、感人至诚、启人省思,带动社会体认并实践「善终权」的新观念——生之时如火花般炽烈燃烧,死之际如雪花般飘然落地。

Photo Credit: 天下文化琼瑶:面对平家子女们对父亲的爱,我含泪投降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