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F地生活 >推动安乐死,就等于支持「没有用的人就该死」吗? >

推动安乐死,就等于支持「没有用的人就该死」吗?

预料之外的反对与担忧的声音

我在2016年12月号的《文艺春秋》上提出「我想要安乐死」的言论,从那之后我就收到许多人的赞同支持,令我惊讶的是另一面,我也听到预料之外的反对意见与担忧的声音。

其中之一的意见与「没有用的人就该死」的想法有关。也就是万一制定安乐死法,老年人或卧病在床、罹患不治之症的人,会不会就这样被身边的人强迫安乐死?

这种想法一旦过于投入,就会成为相模原身障安养中心杀人事件的支持者。这是一起发生在2016年7月的事件,一所精神疾病安养中心的病患被人持菜刀及刀子袭击,从19岁到70岁共有19人被杀害、26人受伤。犯人是26岁的中心前员工,据报导指出,他遭逮捕时还声称「所有身障者全都死掉就好了」。

我从来没想过要将人分为应该活着和应该去死两种。我所主张的安乐死只是一种当事人自己期望,经过家属接受、医生和律师等专业第三者认可后,就能实现的制度。

至于没有表明安乐死意愿的人,无论是失智的老人或身障者,任何人都应该尊重他们活下去的权利。即便是这些人的家属,也希望他们能活下去,更希望他们可以在专业人员的协助下,过着比在家还舒适的生活,才会付钱让他们住在安养中心。无论如何,活得好好的人,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可以夺走或缩短他们的生命。

以现实问题来说,需要安乐死法的其实是老年人。对于年轻人或身障者,或许法定不适用就可以了。

自杀的原因多半是担心健康

也有人担心一旦制定安乐死法,将会变成鼓励自杀。

日本的自杀人口在2016年共有2万1897人。其中男性有1万5121人,女性有6776人,男性是女性的2.2倍。再从年龄层来看,最多的是40至49岁,接着依序是50至59岁、60至69岁、70至79岁、30至39岁。这样的自杀人口已经连续7年持续减少了,以前平均每年都会有3万人以上。

针对留有遗书的人为对象调查发现,半数以上的自杀原因都是疾病困扰或忧郁症等健康问题,然后是生活痛苦或负债等经济、生活问题,以及夫妻失和或对家人的未来感到悲观等家庭问题(警察厅调查)。从这个结果来看,绝大多数原因都是健康问题。

我理想的安乐死与自杀不同,虽然理由同样是疾病问题,但必须经过医生和律师的评估才能决定结果。即便当事人不断表明自己想死的意愿,假使医生或律师觉得「这种病情程度不能安乐死」,同样死不了。所以,这和因为忧郁症走上绝路是截然不同的作法。

我希望为安乐死做最后判断的医生及律师等评估小组,也能成为拯救想自杀者的角色,可以告诉这些一心寻死的人「你可以的,活下去没问题的」。因为很多时候,这些人都只是因为没有诉说的对象,才会一直往死里钻。

很多人会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,认定「我的人生完了,除了死没有其他方法了」,而一步步离自杀愈来愈近。事实上,这类型的人很多都是因为罹患忧郁症,才失去生活的目标和动力。

当这些人提出申请「请让我安乐死」时,就必须让他接受医生的诊断,接受适当的治疗与心理谘商,使他重拾生气。如果安乐死能同时具备这种机制,就更完美了。

让应当离开的人接受安乐死,也让应该活下去的人获得重生。面对死亡不只有协助死亡,也能帮助活下去。我认为这才是尊重个人的尊严,也期待见到这种社会的到来。

有些反对意见认为,一旦制定出法律,就会不断有人接受安乐死,这不是一个好现象。然而,只要第三者的评估机制能够确实发挥,就不用担心会发生这种情况。

只要安乐死能够制度化,因为健康问题走上自杀的人应该也会随之减少。因为,罹患不治之症或失智症的人可以获得安乐死,其他人也能获得协助而重拾人生。

拒绝以贫困为由而期望安乐死的要求

一旦制定安乐死法,一些认为自己拖累家里经济状况的人或许也会萌生想死的念头。

如同新闻报导的老年人偷窃特集一样,如今社会上有非常多孤独的贫困老人。这些人的子女生活拮据,没有余力照顾父母,因此这些老人只好偷超市的便宜麵包勉强维生。

不只是老人,也有出身贫困家庭、无法摆脱代代贫穷命运的人。非当事人之过的贫困问题,本该由国家提供协助,只是现在的日本连妥善照顾这些人的能力都没有。

对我来说,这绝对不是可以置身事外的问题。某个熟知我先生的人曾对我这幺说:「岩崎先生如果还活着,那可真是辛苦啊,妳得每天照顾他。」

毕竟他是个大男人主义嘛。如果他还活着,或许现在我每天都得忙着照顾他,而为自己深感不幸。

假使先生没有早逝,或必须照顾婆婆或养儿育女,我应该就不可能写了将近30年的《冷暖人间》,在那种情况下,我不知道自己后来的经济状况会变成什幺样。

现在的我想睡就睡,想吃就吃,想去哪就去哪。可以拥有这样的生活实在很幸运。但这绝对不是偶然。

正因为觉得自己无法置身事外,所以我真心想告诉大家,「不管是活着也好、受人照顾也好,都很辛苦吧。既然如此,就让自己安乐死吧」。因为与其自杀,还不如安乐死。

不过,这种安乐死在制度上并不被容许。至少没有医生的允许,这个愿望不可能被接受。这幺一来我担忧的是,今后经济问题会不会渐渐浮出檯面,成为自杀理由的第一位。

书籍介绍

《请让我安详、快乐的死︰《阿信》编剧的终活计划》,天下杂誌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桥田寿贺子
译者:赖郁婷

日本人气剧作家桥田寿贺子的究极善终论。我想做命运的主人,自己选择怎幺死、什幺时候死。冲击性议题获颁2016年「文艺春秋读者赏」。

现年93岁的桥田寿贺子作品,可以说是台湾人最熟知的日本电视剧,执笔超过50年的她,曾写出《阿信》、《邻居的草坪》、《冷暖人间》等脍炙人口的名作,擅长描写家庭、人与人之间複杂的情感纠葛,累积逾百部作品,曾获颁紫绶褒章、文化功劳者等重要奖项。不过,这位大名鼎鼎的编剧却在2013年宣布自己打算引退,积极展开她的「终活计画」,2016年更写作一文「我想安乐死」,引起日本对安乐死的热议,让她获颁该年读者大赏。2017年写作的本书,更以个人生命经验、哲学思考、人权角度,倡议安乐死的合法。

作者的终活计画1:断捨离,毫不恋栈的丢掉累积九十余年来不必要的物品。2:人际关係也要处理的乾乾净净,桥田打算和爱媛的双亲「相聚」,只把自己和先生的手錶一起葬在静冈的文学家墓园。3:如果我失智,就让我去安乐死。

推动安乐死,就等于支持「没有用的人就该死」吗?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