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H生活台 >琼瑶:这是我用血和泪写下的控诉! >

琼瑶:这是我用血和泪写下的控诉!

琼瑶:这是我用血和泪写下的控诉!

这是一本关于「生与死」的书,这也是一本关于「爱」的书。

这本书,主题不是小情小爱,而是我用血和泪写下的控诉!对生命的控诉,对至高人类的控诉,对于人有没有「善终权」的控诉!

我写过很多小说,也写过一些散文,在我写每本书的时候,儘管过程都有辛苦,但是,也有欢乐。只有这本书,从我开始写,就像剥开我遍体鳞伤的痂,打字时打到心碎,一幕幕的回忆,都是「切肤之痛」,我就这样忍着痛楚,完成了这部在我生命里,最特别的书!

这部书不是为我写的,是为我挚爱的人—鑫涛写的,也是为很多躺在床上的「卧床病人」和「卧床老人」而写的!这些人,依赖着医疗器材,躺在床上,在「不可逆」的病魔侵蚀下,慢慢、慢慢、慢慢⋯⋯的走向死亡。因为有医疗器材的辅助,他们的「死亡期」可以从两週两月或数天,延长到七八年,甚至十几年。他们大部分的人,都不能言语,无法表达。即使有的还能睁开眼睛,也只能茫然的看着虚空,他们的精神世界,已经无法捉摸。他们的躯体,却在「抽痰」、「褥疮」、「灌肠」、反覆「发炎」⋯⋯的各种折磨下,继续受苦。他们没有未来,没有新生,没有快乐,只有等待死神来解救他们。这样的生命,是多幺的可悲!

鑫涛害的是「血管型失智症」,我上网查资料,和医生密切联络,再用我自创的「欢乐治疗法」,全家施行「爱爷爷运动」,来力求延缓病情,力求拉住他逐渐失去的记忆。现在我们已进入高龄化社会,每个家庭里都可能有失智症的病人。生病是无可奈何的事,它并不可耻,无须忌讳。对于失智症,一定要用正能量的方式去面对。

我提供我的经验,想帮助很多家里有失智症的朋友。虽然鑫涛后来进入「重度失智」,在他又「大中风」以前,他还是偶尔会被我逗笑。对一个逐渐失去一切的人,还有什幺比「笑容」更可贵的呢?

我们对死亡一向恐惧而避免去面对。但是,死亡是你这一生唯一逃不掉的命运!如何面对死亡,和接受死亡,是我正在学习的课程。我这堂课是用我的生命和全部感情在学习,面对的是我此生最挚爱的人。其中的痛楚,可能比很多人都要强烈!

我这本书分为两部分,第一部仔细写出鑫涛患病到插管的过程。第二部写出我们曾经有过的喜怒哀乐。过去的点点滴滴,到如今都成追忆。我在每篇下面,都写出我的主要提示。第一段写给女性读者作为婚姻参考。第二段是我为鑫涛今日处境的悲鸣!这是一本充满正能量的书!它在用我最真实的故事,告诉大家如何面对「老、病、死」,还有「爱」!

当你最爱的人,生命将尽时,爱是为他继续活下去!爱是把他的信念优点传承下去!不是用各种管线,强留他的躯体,让他为你那自私的不捨,拖着逐渐变形的躯壳,躺在床上苟延残喘!

这,就是鑫涛用他的经历教会我的事!我把它细细写下,希望能提醒很多的人,面对「死亡」时,应该用怎样的态度。谁无父母?谁无挚爱?但是,谁又能逃过「死亡」呢?死亡既然是人生必然来临的事,让我们用健康的心态,来面对它吧!

【本文为摘录,完整内容请见《雪花飘落之前》限定扉页版】

琼瑶:这是我用血和泪写下的控诉!

数位编辑:吴柏菁

Photo credit: Pixabay

【延伸阅读】

琼瑶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......

我们都失智......

48个真相,帮你找回医疗自主权......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