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W卫生活 >寺院里发生两个女居士「鬼上身」的事件,为什幺在寺院拜佛还会遭 >

寺院里发生两个女居士「鬼上身」的事件,为什幺在寺院拜佛还会遭

寺院里发生两个女居士「鬼上身」的事件,为什幺在寺院拜佛还会遭

  收到南洋某寺院某法师的来信,其中有一段说他们寺院里发生两个女居士「鬼上身」的事件,在佛堂上大闹,该位法师叫我一观究竟,为什幺在佛殿上也会有鬼敢上身呢?
  我的答覆是:「鬼怎敢到佛殿来在佛像面前兴妖作怪?这样的事件,是由于当事人着了相,心中招引的天魔附体罢了。
  这两位女居士信佛至笃,但是到了执着以相求佛的地步,殊不知这样是会招引天魔的。
  金刚经法身非相第二十六说:
  「世尊说偈曰:
  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
  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」
  金刚经如理实见分第五:
  「须菩提,于意云何?可以身相见如来不?不也!世尊,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。何以故?如来所说身相,即非身相,佛告须菩提,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!」
  很多人信佛极笃,拜佛极虔诚,但是往往以色相求见佛菩萨,一心盼诸佛菩萨显现。虔诚有余但着相太深,于是天魔乘机侵入,冒充为佛菩萨,以世俗相传的佛菩萨的形相出现来惑人。楞严经的色阴魔,想阴魔等篇,说得很明白,指出以色相求见佛菩萨会被天魔幻形来惑人。
  南洋的那两位女居士,一心盼望见到佛菩萨的色身,甚至盼望佛菩萨降灵在她们的身上,给予福庇,她们并不知道佛菩萨都是无色无相无体无形的超能力。她们以色相求见佛菩萨,在现代心理学上来分析,是她们自我催眠,自我的强迫观念产生了幻相妄想,大脑陷入深深催眠状况,对中枢神经及自动神经系统发出「乱命」,于是满口胡言乱语,大跳天魔舞,从佛经来看,她们是因妄念邪信而着了天魔或阴魔。
  南洋鬼闹佛殿的事,内情就是如此。这种情形,到处都有的,不独某寺为然。大凡佛寺庙宇,人多拜佛之时,常常都会有类似事件发生。
  我们不是有时也遇到有些信教入迷的人满口谵言妄语吗?我见过一个妇女在天主教堂望弥撒时突然发狂乱跳乱舞,自称是耶稣附身;我也见过一个男子在福音堂听道时忽然像发羊儿疯般口吐白沫,两眼直视,满口胡说,什幺耶稣是他哥哥,派他来扫蕩天下妖邪。听来有些骇人,这些情形,可见得不限于任何宗教。凡是信到钻入了牛角尖,走入了邪信死巷,就会发生这些所谓鬼附身的,而他们自己深信是耶稣或菩萨降灵,沾沾自喜。
  在温哥华,我也遇到过两次这一类事件。
  一九八三年的秋天,一个星期日,温哥华世界佛教会的佛恩寺如常举行拜忏。我那天并未去参加,在家中忙着赶校拙着《空虚的云》(虚云和尚)的第六次校样。忽然电话响了,是佛恩寺一位热心服务的女居士丽鍈打来的。
  当时,丽鍈在电话中说:「培德,佛教会刚拜完忏,现在有一个女子鬼上了身,大跳大闹,几个男居士都制止不住,老师叫我立刻打电话向你求救,你快想办法救救吧!」
  丽鍈说的老师,就是佛教会会长冯公夏老居士,我和他认了宗,才知他是我的族伯。所以我已改称他为伯父,但是会友一般都尊称他为老师。
  当时我说:「有这样的事?让我先和伯父讲话再说。」
  冯公夏伯在电话中说:「培德,是有这事,这个女子大吵大闹,乱跳乱舞,没有人制服得了她,我们打算叫救护车,我想先叫你看一看是怎幺回事,才叫救护车,你如帮得到,就帮一帮她吧!」
  「好的,我试一试看,」我回答:「请把电话筒朝向她的方向,让我看看。」
  我看见一个身材很矮小的青年女子在佛殿上大跳天魔舞,狰狞狂笑,忽笑忽哭,她的男友和几个男子都制止不住她,她力大无穷,谁也拉不住她。
  「是天魔附体,」我在电话中对伯父和丽鍈说:「不是鬼上身。」
  丽鍈问:「怎幺会发生的?」
  「我现在没有时间解释。」我说:「慢慢再说吧!」
  「你救得她不?」
  「试试看吧!亚丽,你叫他们几位男居士无论如何,合力捉住她,抱她过来电话听筒,让我一试。」
  他们好不容易才合力捉住了那女子,抱她来面对听筒,她兀自发狂挣扎,对着话筒狰狞嘶喊,样子十分恐布,我叫他们:「放开她,不要再捉住她!放她自由。」他们就放开了她。
  我对着她,虔诚祈求韦陀菩萨赐助,我感觉到有一阵像电流般的力量,从我眉心射了出去,那力量不知从何而来,是无形的。只可解释是韦陀菩萨所赐,我念了韦陀名号和真言,向那女子叱喝一声「立刻醒来!勿再着魔!」
  奇事发生了,那女子立刻从狰狞相貌转变回到本来的温柔了,力大无穷的她又恢复了楚楚可怜的娇弱,她苏醒了,一点也不记得刚才大闹的情形,她獃獃地望着电话筒。
  我对她说:「你好好休息吧!不要再着魔了!
  我看她似懂非懂,我就对丽鍈说:「亚丽,请你去拿些饮料给她,最好是一杯热朱古力,让她恢复一些体力,她现在是什幺都还糊涂的。」
  苏醒后的这位女子,后来被她的男朋友带走,这件事发生,温哥华当日在场拜佛的佛友数百人都目睹,自然就有些人对我过奖,颇有溢美过当之词,使我深深愧不敢当,其实,我叱醒她,也不是我自己的力量,那是韦陀菩萨借给我的力量。在现代心理学上来说,这一声叱喝,叱醒了她的催眠状态。至于在场那幺多人叫喊她,她都不醒,这就很难解释了,为什幺她听我在电话中一声叱喝,她就醒呢?她又不知我是谁。
  过了一个月,她的男友T先生来访我,向我申致谢忱,我和这位英俊的青年谈了一小时,从他的谈话,才知道原来他和她都是从越南来的难民,来了不久,他把他俩合照给我看,原来他和她已订了婚,她平时非常温柔娴静,从未发生过这样大闹鬼上身的事件,这是第一次带她来拜佛,没料到会有此突变。
  T君问我:「是不是佛殿上有鬼呢?」
  「佛殿上有那幺多人拜佛,也有很多鬼来拜佛听经的。」这是我的答覆:「佛法众生平等,佛力度人也度鬼也度种种形色的众生,佛殿上有鬼并不希奇,但是,来到佛殿拜佛,那些鬼都归依了佛法,不会上人身闹鬼的。」
  「那是什幺上她身呢?」
  「是她心中求以『色』以『相』见佛菩萨太过极端恳切了,」我回答:「她陷入了自我催眠,产生了狂想幻觉,以为是有菩萨降身,实在是天魔乘其妄念而进入她的心中。」
  从越南逃难出来的难民,难免都曾经历许多惊险的九死一生的遭遇,那位少女可能精神曾受到剧烈打击,这也是大有可能的,但是逃到加拿大的越南难民很多,也还没有听说这样的情形发生。(注:此事发生在作者写《佛殿魔影》之前。)
  后来没有再听到那位少女再发生过什幺事,好像是搬家到很远的地方去,也好像听说她和男友T君结了婚。
更多精彩资讯尽在下面这专页,请点击按个讚吧!

寺院里发生两个女居士「鬼上身」的事件,为什幺在寺院拜佛还会遭

FaceBook

为您推荐